-磕头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31|回复: 1

医生又见医生|井下作业工与中心医院护士

[复制链接]

1

主题

2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2021-2-8 16:4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上班第二年,我在野外试油的时候,由于上肩抬油管的方向不一样,我又走在后面,再往下放油管的过程中,左手手掌贴近油管口,不慎与石头相碰,食指,中指,骨折,拇指骨裂,划破了手掌,满手的血。很快我被送进油田中心医院。X光,证明问题不大,简单处理,缝针,固定,住院一星期,换药后回家修养。

十指连心,开始第一天疼的我只出汗。但是我有留意给我配药打点滴扎针的护士,让我心里看着舒服,喜欢的感觉,疼痛变少了很多,我第一次见她,是被她眼睛吸引的,我暗叹,原来红楼梦里林黛玉的眼睛在现实生活中真有: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人长的也恬静,她告诉我,有什么事按床头的门铃,她会来。我点头。我想多交流两句,又不知从何开口,毕竟我只住几天,琢磨着有机会要个联系方式。可这两天一直没有机会,我总不能直接要她的联系方式吧,陌生人够唐突的,得含蓄点。第三天,我基本能下地溜达了,就在医院里我这层转着玩,其实我是想说不定能遇见她,看她现在在做什么?但无功而返。

吃了晚饭,睡了会,睁眼看表已经是凌晨3点,快15了,窗外的月亮已经很圆了,月光柔和的在病号间荡漾,美极了,心情也好,我突然想,去楼顶走走,看看月亮,没走电梯,直接爬楼,到了11层的楼顶隔间,门上了锁,打不开就上不了楼顶,我用右手拽了下锁,锁居然开了,我轻开门,悄然蹬顶,我环顾四周,发现2点钟方向有人坐在那里,仰头看着月亮,工作人员?白色的衣服,她回头,我一呆,这不是她吗?她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睛在清朗的月光下如含着一层薄雾一般,瞬间让人心醉的感觉,她又回过头去,继续抬头望着月亮,我还是没有勇气上前打招呼,到了就近的楼顶护栏边,向下看了看,又看了会月亮,悄然锁上门下楼。我不知道她是有什么心事?还是也睡不着出来走走之类的,直到第二天她给我换药,说,没事晚上不要乱跑。我说,好。她又问,你们井下作业是不是很危险,很容易受伤,你那天来,你同事帮你换的病号服,那脏工衣平常就那样吗?我道,受伤几率有,我这刚干,安全意识和有些工作环节经验少,还不太适应,对,工衣就这么脏,遇到更特殊的情况,一身都是黑色的原油,跟你们这白色挺搭。她笑了,她笑起来真好看。后来的几天,聊的更多了,几乎就是谈些电视剧,电影,推荐些歌的小常规,这也是我上大学跟新认识的朋友的建交方式,如愿,我出院之前加了她QQ。

我确实蛮喜欢她,现在我觉得,能在23 24的年纪遇到她,三生有幸,我也不追她,自身不论从财力还是长相上我心虚的很,偶尔聊聊天,吃个饭,身边的哥们都有结婚的了,跟我说彩礼10w8还要有房子,他也是父母付了首付,自己还有点高的房贷,我就有点蹙头了,家里情况不太好,也只有靠我自己。也有给我介绍对象的,去见了,总觉得没有她好,她的一举一动总是出现在我眼前,挥之不去,就这样拖着,那年情人节前夕,我打算表白送花,提钱没告诉她,到了她家楼下在打电话吧,我这么想着,买好花,骑着我的贝纳利502c到了她家楼下不远,停下,她不喜欢我骑摩托,我之前带过她一次,她觉得危险,我刚想摘头盔,正巧见她下楼,我下意识伸手打招呼,准备走过去见她,却见楼道口宝马车里下来一男子手里捧着一大束玫瑰,迎上她。我赶紧隐身楼后,心跳的厉害,想是有实力雄厚的青年才俊表白了吧,我稍探头,见她接过那男子的花,两人简单聊着,那男子估计是有什么事情,上车走了。她目送他离开,转身上楼,我心跳的还是很厉害,之前她也跟我说过有追求她的人,我只不过也想算一个加入而已,如今从侧面远远的看着这场景,心里虽不是滋味,可答案也清晰明了了,我见她上楼,打开车后面放玫瑰的盒子,打开看了看,又扣上,深呼吸几下,骑车回家。

之后,我装作一切都没发生,还是尽量与以前一样,保持着不温不火朋友的距离,我知道,她会结婚的,而我只能大方的祝福,祝福就祝福吧,也挺好,我庆幸,没表白,还能聊两句天。不然连朋友也没的做了。经济的时代,婚姻应该是门当户对,应该是1加1大于2,还记得刚上班,队长变直接问我家里有没有关系,我说没。这就是现实吧。我安心的骑车上班下班,路过采油站,那里忙碌的采油工,路过不远处的井架,路过一直点头不停的磕头机,路过你人生的一段时间...

就这样,各自忙碌,各自过各自的生活,有一天她打来电话,说是医院里护士节要拍短视屏,她想了个方案,说你们井下作业不是也叫,油井的医生吗?那我们这两个某种意义上的同行,就拍两个视频,一个是我跟我同事给人做手术的视频,一个是你们日常工作的视频,然后混剪下,我说行。我带她去了我们队上,她拍摄了我们工作的日常,保存好,准备收工的时候,她说,你来,她套上护士装,跟我站在一起,一块合个影吧。我说好,照相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手无处安放,缓了缓,自然下垂,笑了笑。一位穿着红中印着黑色油污的工衣,一位穿着洁白大褂的工作服,一黑一白,我觉得我笑的有点僵硬,这张合影就一直定格在那年春天。第二年,我如约参加了她的婚礼,再没多久我也结婚了,之后联系几乎没有了,那张一起拍的照片我至今留着,我一直想问她,那晚在楼顶一个人想什么?可终究没有开口,她应该也有她自己内心的心事吧,可惜倾听者不是我。几年后再看这张照片,心情平静了很多,照片里的我们还很青涩,她自然很美,那双眼睛最迷人。我还是会记起那晚,淡蓝的月光下,一位穿白色衣装的少女抬头看着悠幽的月亮,天上繁星点点...

许多年的某天,牙疼去了医院,感慨时间真是能净化一切,或让人忘记一切,我似乎忘了她在这里上班,我拿了药,正准备离开中心医院,哪料身后有人喊我的名字,肩膀被拍了下,这声音是她,我调整了下表情转身,笑道,是你呀,还没等我继续开口,她笑说道,你又长高了,人也帅了,边说边拿手比了比我和她的身高,不错,看着结实了。我笑说道,上班卖把力气,适应体力劳动,练出来的。她笑着,真么多年了,不上进,没往上走走吗?我说没有啊,还是基本的操作工,顺其自然好了。这时候有人喊她,她微笑与我告别,转身,我目送她,她还是那个样子,成熟多了,眼神很美,只是气质里染了些世俗。

之后,到目前,再没见过她,也没有她的消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21-2-21 05:1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想起了他 ,真心不知道他做这个工作有多辛苦,幸好现在大家都各自安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磕头机  

GMT+8, 2021-10-16 05:35 , Processed in 0.15184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