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磕头机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1|回复: 0

[生活感怀] 半个石油童话|磕头机 稻草人 李叔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7
发表于 2021-6-17 17:4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油田电厂大院旁边是采油厂的一个露天设备存放库,我去子弟学校上学过电厂大院后门,走几步就到了这边,常常看着设备库里横七竖八放着些磕头机,长大一些,父亲退了休,设备存放库整体迁移,一台锈蚀严重的磕头机暂时留了下来,没过两年,这块空地就被大院里喜欢种菜的大爷大妈们分割,拾掇成了菜地。父亲开的菜地就靠近那台磕头机,我也常去帮忙种地,虽没有种些让鸟类眷恋的植物,但我还是把穿过的旧工衣,裁剪扎紧做了一个稻草人斜在菜地里。父亲养的猫也常穿梭在菜地里,似是巡逻的卫士。

我常趁着阳光好,搬个板凳,坐在菜地搭的棚子下面,在菜地过道的红色地砖上撒把淘剩下的小米,能引来很多麻雀,灰色蓝颈的鸽子啄食,那猫就在磕头机背阴处懒懒的趴着,眼睛眯条缝,静静的看着,我说,猫儿,今天兴致不高那,来,喝点我泡好的茶,你顺便也给稻草人先生和磕头机伯伯也端过去,稻草人嘻嘻笑说道,今又准备了什么茶,我说朋友送的普洱,咱们先品这第一泡,稻草人又说,你的红工衣是不是有记忆,我最近晚上常做些井喷抢险的梦,虽梦不真,但也觉得真是艰难,我说,过两天我给你换身干净的刚发的,磕头机伯伯插说道,井喷,我也是见过的,年代有些久远了,现在此类情况应该少了,我是国内第一代磕头机,那时候的井喷场面可以用惨烈来形容,人顶人的年轻小伙子们向前冲,没有退缩的, 想想已经是近四十年的事了,感觉那时候人们的精气神足,还有就是单纯。看它说的意味深长,我仿佛看到它年轻时候的样子,以及临井井喷时的情况。茶不错哦,磕头机说道,稻草人道,还有什么好玩的事,磕头机道,就是10对新人在我们井场集体婚礼,很荣幸,见证了婚礼从头到尾的过程,1981年的春天,井场附近是一片槐树林,槐树开的花香沁人心脾,期间蝶飞蜂舞,井场六台磕头机一字排开,天气温润,蓝天白云,清澈爽朗,一切都是那么干净,新人穿的质朴,脸蛋无邪纯净,不像现在生存的各个方面的压力都转换在每个人的脸上,眉间自带忧愁。也不知道现在这些人都怎么样了?磕头机说道。

我很快便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也是战天斗地,为祖国寻油的第一代石油人,如今退休安享晚年,在看看同父辈一起来的老一辈参加工作的住在同一个大院的石油前辈们,他们可是看着我们长大的,再回头,都老去了,磕头机都老了,锈迹斑斑,他们都伴随着石油行业经历了从无到有,经历了辉煌,我突然想起,说道,过两天我给你刷新漆,置办件新衣服,让你老也年轻一把。

我抬头看了看菜地篱笆边上碗口大的枣树,树边是一畦刚开花的豆角,再往里,几棵茄子接了小个的果实,辣椒也比昨天长大了很多,挨着的是小半畦韭菜,长势喜人,野生的白色牵牛花爬了一半在篱笆上,篱笆边窜出的无花果树有我这么高了,燕子掠过其上,飞向远方,天空中的云一道一道,淡淡的,像是被风吹化了一样,稻草人肩膀上停着飞累的两只麻雀。它们在窃窃私语的说着什么,隔壁的菜地,是李叔的地界,李叔是开大车的运输工人,今年刚退休,不过头发早就白了,他总是骑着以前的大梁自行车到处逛,他说他年轻的时候跑运输路过他弟弟值守的采油小站,站里见过这台磕头机,他们是老相识了。

白马采油小站,那时候这台磕头机还是很年轻的,站上值班的人员也会在磕头机旁种些花,以及蔬菜,站内有时候会来一两名家属,孩子们就坐在磕头机上写写作业,绕着磕头机追逐嬉闹,大人们简单炒几个菜,在磕头机旁吃点喝点。听着磕头机吱吱呀呀的来回点头,那时候大人孩子们没什么烦恼,也不忧患未来。我常听父亲说起他们那个年代是最好的年代,简单,透明。我也常问李叔为什么不换辆电动车,李叔说习惯了。想想,很多人还是喜欢之前版本的石油行业是有原因的,如今有如今的优势,如今也有如今的弊端,但我还是觉得没有经历过石油行业的初期是一种遗憾,只能从过去的老照片里看到过去大家的样子,初期一切都是美好的。

就像李叔也常常来到这磕头机旁坐一坐,说些之前的事情,他们就像是一起走过很多风雨的石油工友。人老了,是不是就特别怀旧,看到过去的老物件总能回忆起过去,轰轰烈烈的日子。李叔的儿子没有回油田参加工作,毕业后,直接去了省会城市,从事人工智能的研究。这是李叔的一个心结,而我赶上招工去了井下作业,又报名去了外部市场,李叔常问我,今年又去了哪里了?去了哪个地界?工作累吗?有什么好玩的新奇的事情吗?那边油井,气井好干吗?生活艰苦吗?李叔有时候想了解的比我的家长还多,其实我知道干过石油行业的父辈们,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们能够加入到石油队伍里来,他们始终觉得天下最好的企业就是石油行业。这是父辈们的一种石油情怀,我常常在菜地里,给他说我在外面干活的经历,他也细细听着。对于年轻人不回油田,我是这样跟李叔解释的,眼下,社会就是发展经济为主,各行各业都差不多,我们选择的机会,道路要多的多,石油只不过是360行中的一行,稳定是优势,可是,就没有弊端吗?比如,石油前线留不住年轻人,比如...李叔打断我的话,说道,年轻人还是踏实务实一点比较好,也难怪现在年轻人心理疾病的人比较多。我说道,我不也是嘛,开始适应作业工这一工作,适应了有好有一阵子,我到现在还琢磨着辞职不干之类的事情,可是每次休班,在大街上溜达,总感觉依自己目前这能力,不懂搞关系,不会人情世故,还能做点什么呢?现在就是踏实上班儹钱,努力向上,不趋炎附势,不自卑自弃,边干着边想出路,最起码要干够十五年,留个基本养老保险,我可是见了队上四十以上的人还从事一线体力劳动的同事的状态。当然,肯定是要感谢石油国企能给我这碗饭吃。我在基层中的基层,垫底的小人物,只是希望一些上面好的政策,好的消息,好的福利,一层一层到我这里多少留点。

没几天我给磕头机重新除锈,喷了漆,也给我的稻草人换了身干净的工衣。那天我刷微信公众号消息,看到了当年参加集体婚礼的老照片,就拿着照片gen磕头机说,你看你年轻时的样子,他们那年集体婚礼的人又重新聚首了。那些油一代都老了!休班之余,我帮父亲整理整理菜地,然后躺在躺椅上,想着这几年工作的经历,时间还是快那,天上的云,飞的鸟,地上得草,园子里的昆虫,趴在我腿边打盹的猫,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由自在,我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像他们一样自由自在。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
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磕头机  

GMT+8, 2021-10-16 03:29 , Processed in 0.175260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